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阳底下

历史是过去的新闻,新闻是明天的历史。

 
 
 

日志

 
 

许志永:呼吁政府善待毒奶粉受害者家长  

2009-01-04 11:08:27|  分类: 毒奶事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月1日23点20分接到结石患儿家长杨勇的电话,原计划1月2日下午组织结石患儿家长与媒体媒体见面会的赵连海先生被警方带走。随后我试图联系杨勇,但他的手机也关机。今天早上联系上杨勇,他们五人已经被控制在团河会议中心。另有20多位受害家长正在赶往原定会议地点,但聚会有可能不能举行。
 
由于结石患儿家长大都不满意赔偿方案,他们计划于1月2日下午一点集体与媒体见面,发出他们的呼声。但是见面会很可能无法举行,一些家长在本地受到压力不敢来北京,勇敢地来到北京的又随时可能被监控。
 
一些毒奶粉受害者有可能像地震死难中学生家长一样,逐渐在愤怒中成为所谓"敌对势力",如果事态这样发展下去,真是这个民族的悲哀。我们希望,政府有关部门能够倾听他们的声音,不要把这些无辜的受害者逼上绝路。
 
我们一直主张,司法主导解决毒奶粉受害者赔偿问题,如果司法不能主导,至少我们希望政府能够主导企业和受害者之间协商解决。既然已经有十几位受害者来到了北京,请不要进一步伤害他们,这应该是一个谈判协商的机会,希望奶业协会以及政府部门抓住这个机会倾听他们的声音。
 
许志永 2009年1月1日

 

被扣查的毒奶粉婴儿家长昨晚获释

 

      元旦前夕,众所瞩目的三鹿毒奶粉案在河北省石家庄中级法院开始审理。元旦这天,却有来自多个省市的30名结石婴儿家长聚集北京,他们由于不满意当局制订的赔偿方案和司法审理,计划于2日在北京召开媒体见面会,但被北京公安阻止,有将近20名家长被带往北京郊区大兴县劳教所扣查。

      由毒奶粉事件而组成“结石维权联盟”对媒体表示,结石宝宝之家早在数周前已经通知中国奶业协会,明确告之了家长进京与奶协及奶粉企业沟通的计划。由于遭到公安机关的阻止与干扰,这个媒体见面会被迫改为露天举行,到会的有部分中国和外国的媒体参加,周围停有三辆警车,便衣警察对过程进行了录像,但没有现场干预。

      被扣的结石宝宝之家负责人赵连海认为,这是非法关押,他已开始绝食,并希望将消息告知国际社会。北京维权律师黎雄兵表示:“这次控制赵连海和其他家长,就是为了阻止(记者)见面会召开。”一直为这些患儿家长提供法律援助的中国维权律师许志永,在其博客上证实了家长被警方控制的消息,并呼吁中国政府善待他们,“倾听他们的声音,不要把这些无辜的受害者逼上绝路”。

      据悉,至2日晚八点半,被扣家长已全部获释。


 

      毒奶粉受害家长提出的诉求,主要基于三点:

 

      一、 受害者权利不应被剥夺

      就在前三鹿集团董事长田文华12月31日临审前,四位患儿家长和受上百名患儿家庭委托的代理律师许志勇,一直在同石家庄法院接待人员“谈判”,他们斥诸法律诉讼的要求遭到法院拒绝,之后要求旁听对毒奶粉案的审判又被拒绝。随后,许志勇和患儿家长们打出了:“受害者权利不能被剥夺,要参与诉讼、要公正赔偿”的标语。

      自今年9月三鹿毒奶粉事件被曝光后,来自山西、河南、福建等省分受害儿童的家属,都曾试图通过法律程序入禀河北省石家庄市的法院索赔,但均被法院拒绝受理。据光明网12月26日报导,10月底,来自各地的9名受害患儿家属,在河北石家庄新华区法院起诉三鹿,但当地法院没有受理,法院所持理由是:需等待政府的赔偿方案。

      事态发展表明,政府根本不允许民间索赔,全国各地法院不受理三鹿索赔案,对三鹿实行的“司法保护”显然是政府行为,受害家长希望讨个说法。

      二、呼吁对三聚氰胺毒性及对人体造成的后遗症进行研究

      部份毒奶粉患儿的家长2日在北京街头就强烈呼吁,要求有关方面立即对三聚氰胺毒性及对人体造成的后遗症进行研究。

      据悉,由于以前没有三聚氰胺毒人病例,医生目前对三聚氰胺的长远危害性尚难以估计,对它所带来的疾病也显得束手无策,只能给患儿大量补充液体,只有多喝水,一旦出现严重并发症,也只是采取对症治疗。

      有专家质疑,三聚氰胺对人体的毒性与动物存在差异,早前的动物实验中,只发现三聚氰胺可能导致膀胱结石。可服用三聚氰胺污染奶粉的儿童,却很多被诊断为肾脏结石,甚至由此造成肾脏梗阻、肾功能衰竭。因此推测,三聚氰胺对动物和人体产生毒副作用的机制不尽相同。

      受害家长普遍担心目前的治疗不能解决孩子的健康,对三聚氰胺的毒性未做深入调查,匆忙给出赔偿和医疗救助方案,有无视受害人权益之嫌。

      三、质疑三鹿案件审理的司法公正

      在12月31日的起诉中,三鹿集团及田文华等涉嫌的罪名变成了“涉嫌生产伪劣产品罪”,而不是先前(9月17日)石家庄市公安机关、以及外界普遍认为的“涉嫌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这一变化被以为是当局与犯罪企业的“交易”。

      田文华在被捕前曾警告:“如果你们拿我开刀,我就把这个脓包挤破,我要向全世界报导问题。”在田文华受审后,田的女儿吴晴也在博客中为母亲大喊冤枉。她发表了《我母亲田文华被冤枉了!!!》等4篇博文为母亲辩护,同时披露奶品业添加三聚氰胺的事实,并暗指“地方政府和监管当局不作为,却将所有责任推诿给田文华的企图。……”

      日前,石家庄市政府宣布三鹿破产,三鹿集团多家工厂被剥离、重组。受害者援助律师称,在没有完成对受害者赔偿之前,三鹿无权提出破产清算以逃避赔偿, 北京市政府掌控的三元股份公司与三鹿集团、石家庄法院,违背了《破产法》和《刑法修正案》中的“虚假破产罪”:即 “剥离优质资产进行虚假破产或并购重组,以逃废赔偿义务”,导致三元非法收购三鹿,以及三鹿的非法破产。

      如今,三聚氰胺污染的婴儿奶粉在全国已造成6人死亡,近30万儿童患病。这样的惊天大事件,当局对犯罪人只以“涉嫌生产伪劣产品罪”起诉,而法庭上田文华面对这种指控,也坦承认罪“属实”。庭上庭外,似乎正在上演一出导演好了“剧情”的闹剧。不能不引起受害者家长疑窦丛生,强烈反弹。

 

  评论这张
 
阅读(1618)|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