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阳底下

历史是过去的新闻,新闻是明天的历史。

 
 
 

日志

 
 

告别索尔仁尼琴 (组图)  

2008-08-06 16:45:32|  分类: 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京报给索氏的悼文                 索尔仁尼琴,勇者安息

 

  索尔仁尼琴去世了,89岁,这个用一生的时光批判世界的人,这回永久地闭上了嘴巴。不知道,在最初的纪念和致敬热潮之后,除了他那些书,以后会有多少人还记得他那些执拗的批评。

  对绝大部分读者(或者并非读者只是偶然听说过索尔仁尼琴的人)来说,以《古拉格群岛》、《癌症楼》、《第一圈》为代表的一系列作品,基本上就代表了索尔仁尼琴的全部,此后的几十年则基本是空白——虽然对作家本人来说,他的一生可远远不止几本书这么简单。同样地,对绝大部分读者来说,索尔仁尼琴乃是一个流亡者:被祖国放逐,对西方则格格不入,即使在生命的最后十几年回到莫斯科之后,索尔仁尼琴扮演的也依然是一个批评者的角色——人们很容易赞美作家不屈的批判精神和他曾经作出的种种斗争,却很少想起索尔仁尼琴的批判到底为何。在标签化的理解当中,索尔仁尼琴是揭开历史真相的带头人,是坚持自由精神的叛逆者,当然,他确实做了这些事情,不过与此同时,索尔仁尼琴还是一个在西方流亡了几十年却拒绝学习英语的人,一个对西方世界抱持明确批判态度的人,一个坚信俄罗斯民族复兴的人,一个坚守俄罗斯宗教传统的人——其实,就像他那些厚厚的书一样,索尔仁尼琴对历史和现实的批评,哪怕是曾经最激烈的批评,其核心都是来自过去,来自传统。

  这样的一个索尔仁尼琴,其实是个孤独的人。虽然晚年的索尔仁尼琴获得了无数荣誉,更得到了祖国的欢迎,但与此同时,他晚年所写的那部《崩溃的俄罗斯》,发行量不过区区5千,而他希望回到俄罗斯传统的一次次谈话,人们更是充耳不闻。似乎,世界对索尔仁尼琴的认知,已经完全停留在了《古拉格群岛》的时代,而他的逝世,则不过是活化石正式成为化石的过程而已。看着晚年的他一次次获奖,看着他去世之后梅德维杰夫总理和布什总统的迅速反应,我们知道,索尔仁尼琴已经完全成了一种象征。

   1970年,索尔仁尼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很多文章都喜欢引用当时瑞典皇家科学院颁布的获奖原因:“因为他在追求俄罗斯文学不可或缺的传统时所具有的道德力量”,但几乎所有人都认为真实的原因其实并非如此——这和当时苏联政府的想法是一样的,他们把索尔仁尼琴赶了出去。但如果我们现在回过头来读索尔仁尼琴的书,却会发现,瑞典皇家科学院当时是有道理的,索尔仁尼琴心里,最重的就是道德两个字,而且还是最传统的那一种。

  对俄罗斯,索尔仁尼琴去了又回,对西方,索尔仁尼琴则是个完完全全的过客。回到俄罗斯之前,索尔仁尼琴曾经向人们展示他保留了几十年的苏联护照——这是他和故土精神相连的证据。但真正的现实是,没有多少人关心索尔仁尼琴心里的那个故乡,也没有多少人在乎他本人的精神所系,他流连于传统的种种呐喊多多少少都被过滤,剩下的,无非是一段历史的证词而已。

  索尔仁尼琴是个勇者,他在自己的生命中一再证实了这一点。特别是在最后20年,在明明知道属于自己的时代已经过去,明明知道自己那个精神家园已经不再之后,老作家依然坚持,这份勇气是令人钦敬的——即使他关于俄罗斯精神的种种说法,人们未必能够赞同。如今勇者安息,留下的惟有文字,我们能做的,也只有心怀敬意地轻轻翻过这一页,然后祝愿,索尔仁尼琴所批判的那些,不要再次重演。

    作者:涂涂

  评论这张
 
阅读(17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