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阳底下

历史是过去的新闻,新闻是明天的历史。

 
 
 

日志

 
 

南方周末:建议利用宋庆龄基金会救助“结石宝宝”  

2008-11-28 15:33:25|  分类: 毒奶事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太阳底下按:大家对三聚氰氨事件已经脱敏的时候,我们还在做一些踏踏实实的尝试,在经受诸多的质疑中,在悲观绝望情绪的渲染之中,以及可以理解各种压力之下,我们仍抱着乐观进取的态度,从现实出发,试图在夹缝中,走出一条解决问题的路。感谢很多人的努力和鼓励,感谢郭玉闪,感谢张钊博士,感谢赵连海,感谢许志永,跟你们合作,是我今生的荣幸。路还长着,南方周末的报道,是我们工作的开始。 ]

 

法律人士建议利用宋庆龄基金会救助“结石宝宝”

——来源:南方周末  2008-11-27 16:21:52  作者:赵凌

   

  

避免规模诉讼带来社会震荡,缓解赔偿难题可鉴德国经验

在过去的两个月中,奶粉事件受害者向企业索赔的诉讼之路陷入停滞。面对这个突如其来的法律难题,各地法院还难以给予清晰回应。

日前,部分法律人士表示,诉讼并不一定是最好的解决手段,借鉴国外经验,成立专门基金会救助受害者将避免大规模诉讼带来的社会成本和动荡,或许会是化解奶粉危机的最好办法。

 

打官司不是好办法

关注“结石宝宝”赔偿问题的专业律师承认,赔偿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一方面是要保证“结石宝宝”当下的治疗,另一方面是孩子将来持续观察和治疗的费用,以及整个家庭在此事件中遭受的终生精神痛苦,这些因素导致一次性赔偿的数额难以计算。一位律师分析,如果按照目前国家的各种赔偿标准计算,一个重症婴儿得到的赔偿大约是4.2万元。根据南方周末记者调查的案例,患儿家庭目前治疗花费平均在4万左右,这意味着一次性赔偿仅仅能保证他们当前的治疗,对于家长们担忧的未来可能发生的病情反复或恶化,这些赔偿显然杯水车薪。

另一个难点是,即使法院受理了受害者的诉讼请求,受害者在举证上也会面临比较大的困难。参与三聚氰胺事故赔偿的律师表示,在没有发布任何医学权威对三聚氰胺病理说明的情况下,受害者较难提供肾结石与奶制品企业特定产品之间一对一的证据关系,尤其是很多孩子是吃了一系列含有三聚氰胺的乳制品后造成的结石,这意味着,在整个环节中将很难证明各个乳品企业相应的责任。另外一个阻碍诉讼的技术细节是,因为奶粉不算大宗消费,很少有家长特意保留发票或者其他购买凭证,这直接导致立案困难。

 

德国经验可供借鉴

三鹿奶粉事件发生后,河北警方已经刑事拘留了包括三鹿集团原董事长、总经理田文华在内的22人,目前检察院还未对这些相关责任人提起公诉。有法律人士分析,即使从最好的结果来考虑诉讼,国家公诉后要求企业赔偿,也没有一个企业有能力完全解决受害者的赔偿请求。以三鹿为例,其净资产为12亿,即便完全变卖,距离全国受害者的实际损失依然比较大。

面对司法的现实困难,放弃诉讼成立专门性的基金会成为社会呼声之一。有法律人士认为,以合约替代诉讼是解决奶粉危机的最佳途径,德国康特甘案例被称为经典启示。

上世纪50年代末,德国一家著名制药公司推出镇静药康特甘(Contergan),由于它同时能缓解早孕反应,在妊娠期获得普遍的应用。1961 年,一位儿科医生发现,康特甘的严重副作用是导致新生儿四肢畸形,这一发现获得了医学界的普遍证实。据估计,康特甘在德国的受害者共有 5000多人,至今还活着的有2700人,这一事件成为德国历史上最具灾难性的医药丑闻。尽管康特甘与残障儿在医学上的因果关系得以确认,受害儿童的医疗索赔依然成为战后德国民事索赔中异常艰难的著名案例。1968年,德国亚琛市检察院对康特甘致残案提起公诉,被告人为该公司主要成员,起诉罪名为:故意伤人、过失伤人罪及过失杀人罪,共有312位受害者参与了诉讼。经过283次开庭,该案审理最终中止,理由为“被告罪责轻微,公众关注少”。

1970年4月,受害人律师与该制药公司达成和解,放弃了数以10亿马克计的赔偿诉求,制药公司承诺拿出1亿马克建立“残障儿童救助基金会”。次年,联邦议会通过相关立法确认该基金会为公法机构,隶属于联邦妇女与青少年部,专门救助康特甘致残的儿童。除去制药公司的1亿马克,联邦政府也拨款1亿马克,注入该基金会。截至今年10月,这一基金会获得来自该制药公司、联邦政府和社会捐款总计约3.5亿欧元。

 

成立基金会可缓解赔偿难题

多位法律界人士认为,德国经验可以完全复制于三鹿事件。他们认为,作为一个专门机构,基金会能否解决大规模的治疗费用,并可以聘请有关的医疗专家,为结石宝宝提供最好的医疗条件。对于责任企业,不必一定要将他们惩罚至破产,可以借鉴德国做法,比如连续15年每年将企业利润的一定比例投入基金会,如此,既能让企业负责,又能让企业存活,避免行业的崩溃性震荡。研究者认为,国家也可以同时投入一定的财政资金,在全国实施普惠方案,只要5岁以下的结石患儿都可以向基金会申请完全免费的救助。

建议认为,在宋庆龄基金会中设立这样一个结石宝宝基金会将不费吹灰之力,而且秉承宋庆龄一生致力于的保护儿童事业,当是名正言顺。据记者了解,与三鹿合资的新西兰恒天然公司在上个月已向宋庆龄基金会捐献840万新元,用于回应奶粉事件中死亡的四个婴儿和数以万计的结石宝宝。

来自广东的廖明波对南方周末记者说,建立一个长期存在的基金会,可以帮助已经确诊的孩子跟踪观察,消除患儿家庭对未来病变的担忧。廖明波四岁的女儿因左肾结石已经做了三次手术,目前仍有两颗无法取出。来自北京、西安、杭州、苏州和兰州的8位患儿家长也都恳请政府考虑这些善意可行的建议,尽快建立基金会。“我们受害者也会自发地向这个基金会捐款,还可以发动其他好心人捐款,”兰州患儿家长裴金鸣说,“我们受害者家庭也愿意为政府分忧解难,为了让所有的结石宝宝以后都健健康康的。”

  评论这张
 
阅读(1059)|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